签名笔迹鉴定的法律效力
   

 

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 何  易律师

审判长、审判员:

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接受一审被告贺某某的委托,指派我参加本案诉讼活动,由于接受委托时已经过二审庭审,现只就签名笔迹重新鉴定的重要性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本案笔迹具有三个特点,所以该鉴定结论存在不准确的概率很大;而鉴于鉴定结论的证据效力高于一般书证,足以导致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所以必须重新鉴定。

1、第一个特点:时间跨度大,没有注重比较样本的可比性,导致鉴定可能错误。

首先敬请合议庭成员回忆一下自己十年前自己的签名,是否与现在签名一致,我想大多数人的签名习惯已经改变了,这是由于每个人签名习惯其实是受物质外部环境、心理生理变化、性格趋势、文化教育等综合因素决定的。而本案中上诉人成某某、谷某某申请的鉴定中,成某某和谷某某签名检材时间为1995年1月,而样本时间是采自于诉讼中,相差十年以上,不具有可比性。这里的“可比性”,是要求签名样本应尽量与检材在形成的时间等反映出来的形式上要一致,有条件的案件要收集与检材书写环境相同、与书写者心理生理情况一致的样本。本案重新鉴定申请书附件中,已经提交上诉人成某某、谷某某在1995年9月和12月的真实签名,所以本案应当重新鉴定。

2、第二个特点:存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签名习惯以区分各种用途,二审诉讼中上诉人的签名已经充分暴露。

例如上诉人成某某向贵院提交的补充上诉状中,仅凭普通人肉眼识别,其在复印件第三页上的重新签名便可明显得到结论:成某某存在两种签名行文。而签名笔迹鉴定由于签名笔迹字少,特征的重复再现率低,反映书写人书写习惯的信息量有限,故必须从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收集充足的样本材料来印证检材出现的特征,弥补检材的不足,才能得到正确的鉴定结论,而不是仅在诉讼中当场书写签名作为鉴定样本。书写习惯的多样性决定了笔迹特征的多样性,这是造成笔迹鉴定结论差异的客观原因,笔迹鉴定是通过对检材与样本笔迹特征的分析判断,对两者笔迹特征的异同点进行综合评断,进而得出的鉴定结论,但是如果存在不同行文习惯的签名时,笔迹中就存在着真假并存的情况。基于这种原因,面对同样的检材,即使是非常有经验的笔迹鉴定专家,也不可避免的会得出不同的鉴定结论。

3、第三个特点:存在刻意造作签名,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得到正确的鉴定结论。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人如果一笔一划刻意认真写字,其字迹必然与日常的行文面目全非,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进行笔迹鉴定的。本案中上诉人谷某某的签名在诉讼中明显故意一笔一划进行书写,认认真真端端正正,完全体现不出日常的行文习惯,必然导致鉴定结论错误。书写活动是一种随意性活动,同一个人部分动作可能有不同的表现,如果书写人主观干扰,习惯性的书写动作就会引起变化或被歪曲,而同时由于笔迹鉴定结论不是描述性的证据,而是认识性的证据,是笔迹鉴定技术人员根据其所具有的专门知识对笔迹物证的一种分析判断性的意见,也带有一定的主观判断,两种主观因素相加,很可能导致结论错误。也就是说,签名者的主观心态和笔迹鉴定技术人员的个体差异也是导致鉴定结论差异的原因之一,笔迹检验鉴定结论只能是对历史事实的推理判断,不存在唯一准确性。

二、本案笔迹鉴定申请程序存在瑕疵,应当重新鉴定以示司法公正。

1、送检样本未经其余一审被告确认。

本案为二审,除有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相对立的双方当事人外,由于采纳该鉴定结论的判决结果将影响执行中的“连带责任”,所以一审被告与笔迹鉴定具有利害关系。而本案中鉴定样本未经一审被告贺某某确认,剥夺了其相应诉讼权利,导致执行中丧失实体权利。

2、二审同意上诉人申请进行笔迹鉴定欠妥,应给予其他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对需要鉴定的事项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在人民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无正当理由不提出鉴定申请或者不预交鉴定费用或者拒不提供相关材料,致使对案件争议的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的,应当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此规定是保障两审终审制所设立,二审据此采纳该鉴定如果改判,实际上就会沦为一审,受此判决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却无上诉权利。本案一审中已经当庭限上诉人在规定的期限内提交申请和预交鉴定费用,可视为当事人对自己诉讼权利的处分。

三、一般情况下申请重新鉴定将导致当事人诉累,但是本案如果不进行重新鉴定查明事实,反而会增加诉累。

原因很简单,由于司法程序中鉴定结论的证据效力,本案如果不在二审中重新鉴定,只有发回重审和依法改判两个结果。而前者当事人重得上诉权利,使得双方再次陷入诉争,后者则只得二审沦为一审的结果。而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 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 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的,不予重新鉴定。”由于本案签名笔迹具有区分其余普通案件的三个特点,完全符合(三)和(四)规定的情形,所以本案应当重新进行签名笔迹鉴定。

退一步说,即使不进行重新鉴定,那么该鉴定则不能作为正确的司法鉴定结论证据使用,其性质只能为一般书证,即“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质证予以否决。现在我方已经在二审中提出重新鉴定申请和正确样本,如果鉴定还是同一结论,我方便息诉承担债务,以免双方均陷入诉累。因为当年亲眼所见上诉人亲笔签名,现在鉴定却得出不是同一人所写的结论实在太谬误,如果不进行重新鉴定,当事人难以心服,由此引起对判决公信力的质疑,双方只有陷入长期诉争,也不利于以后判决的执行。

四、在司法审判实践中,笔迹鉴定结论经常会因为审查中存在问题而不被采信。

“鉴定结论”不是对客观事物的描述,而是运用一定的科学技术手段,得出的分析判断性意见,这使其区别于其他证据,但是鉴定结论并不具有预先的证明力,任何一种鉴定结论必须经过审查方可作为证据使用(只有经过审查后的鉴定结论证据效力才能够高于一般证据)。而“笔迹鉴定”对检材与样本材料的要求相对其余鉴定比较高,同时“签名笔迹鉴定”又具有签名笔迹字数少的特征,重复的机会不多,无词汇、语音、语法性特征,笔迹本身反映书写人书写习惯的信息量有限,不易抓住有规律的书写习惯,增加了检验的难度。书写特征反映不明显,笔迹特征的本质不好把握,这是签名笔迹鉴定最基本的特点。所以在现实司法实践当中,同一案例出现不同结论笔迹签名鉴定的情况屡见不鲜(在这里,建议人民法院以“签名笔迹鉴定的法律效力”为检索上网查询,参考相关案例,利于本案全面和公正审理)。

综上所述,为查明事实真相,不增加当事人诉累,本案应当根据重新鉴定申请中提供的笔迹样本进行签名笔迹鉴定,以示司法公正!

                                                                   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

                                                                   律 师 :何 易

                                                                   2008年 5月 30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