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打工妹的正义伸张之路

   

承办律师: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 陆语华律师 王  莹律师

  【 本案背景 】
   2001年5月,陈伏清应聘至溆浦县某酒店(以下简称W酒店)当服务员。7月18日下午6时许,陈伏清在W酒店2号包厢工作招待客人,去厨房为客人取米饭时被突然爆炸的高压锅炸伤致残,现陈伏清右眼已摘除并植入义眼。陈伏清受伤后,W酒店拒不支付任何费用,也不给予陈伏清任何补偿。

  【 案情简介 】
   2001年9月5日,陈伏清经溆浦县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六级伤残,劳动能力大部分丧失。同日,陈伏清依法向溆浦县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裁决W酒店按工伤待遇给予自己各项补偿382360元,溆浦县劳动局受理申请后,即要求陈伏清交800元受理费,并答应开庭裁决。2001年11月,正等待开庭的陈伏清又接到溆浦县劳动局通知,称要先作工伤认定,陈伏清又只好交300元认定费,申请工伤认定。

  2002年1月8日,溆浦县劳动局作出了"无法确认陈伏清同志在工作时间内因工负伤"的认定。陈伏清于2002年1月28日向怀化市劳动局申请行政复议,该局于2002年3月27日作出怀劳复告字[2002]号第1号行政复议申请告知书,告知陈伏清已责成溆浦县劳动局重新作出处理,但就在3月27日这一天,陈伏清就收到溆浦县劳动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并撤销了其劳动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对此,陈伏清(以下称原告)委托王莹律师向溆浦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依法撤销溆浦县劳动局(以下称被告)3月27日作出的《关于撤销对陈伏清工伤认定意见的决定》,判令溆浦县劳动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 律师观点 】
   一、被告作出的《关于撤销对陈伏清工伤认定意见的决定》中称"无确凿证据证明你与W酒店存在劳动关系"是不负责任的主观臆断。原告于2002年5月13日应聘到W酒店做服务员时,该酒店并未和陈签订任何劳动合同,但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是无法辩驳的事实。

  1、被告认定原告不是工伤的唯一理由是认为2001年6月24日原告已辞工,但所有证据都表明6月24日原告是回家休息而非辞工,且于7月8日应老板的要求带了服务员彭某来酒店继续工作。退一万步讲,即使将原告6月24号的离开视为辞工,但7月8日原告再次到酒店为之工作,则又形成了新的劳动关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规定,如果被告举不出原告与W酒店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应当认定原告与W酒店存在劳动关系。

  2、原告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区域内因为工作而受伤。7月18日原告受伤时正是当班时间,且在服务台号包厢的客人,正是应客人要求为其提供服务端饭时,因身边的高压锅意外爆炸而受伤,受伤时原告尚穿着工作服。原告是酒店的服务员,为客人提供服务是其工作内容,酒店是其工作区域,当时也正是当班时间,原告是为完成工作,在工作时间、工作区域内因为不安全因素致伤,依法应认定为工伤。

  3、被告不予认定的具体行政行为无客观证据支持。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负有举证责任的被告不仅不能提供真实、客观的证据,而且对原告提出的大量能证明工伤事实的证据不能提出反证,且质证的理由也苍白无力,因此,原告与W酒店存在劳动关系,原告所受伤系工伤这一铁的事实不容置疑。

  二、被告行政处理程序违法。

  1、本案属工伤争议,原告已于2001年9月5日向被告的劳动仲裁委员会依法申请劳动仲裁,仲裁委员会也已于当日受理,本案就应当通过仲裁委员会的审理确定是否支持原告的仲裁请求,而不须由被告作出工伤认定,正是被告的强制认定导致仲裁无法在60日内完成,对原告而言仲裁开庭至今仍是遥遥无期。

  2、被告工伤认定超过处理时效。本案原告申请时间为2001年11月24日,被告接到特快专递时间应为11月29日,但被告直至2002年1月8日才作出“无法确认”的认定,超过了30日的处理时效。

  3、被告重复处理违反《行政复议法》的规定。原告在依法向怀化市劳动局提起行政复议后,被告在复议机关于3月27日内责令其重新作出处理的情况下,又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了同样的具体行政行为。

  三、被告应承担败诉的后果。

  【 本案结果 】
   2002年6月11日,溆浦县人民法院(2002)溆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书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

  撤销被告溆浦县劳动局于2002年3月27日作出的《关于撤销对陈伏清工伤认定意见的决定》,并要求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针对原告陈伏清的申请,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被告经过重新调查取证,于2002年8月30日再次作出了《关于对陈伏清申请工伤认定的意见》,认定陈为“因工负伤”。但同时被告又通知代理律师,因W酒店在当地颇有势力,此案由被告仲裁有些难度,建议直接由法院解决。律师及时与怀化市劳动局联系,反映该案情况,怀化市劳动局决定由怀化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此案。

  2002年10月19日,怀化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就此案作出《怀劳仲裁字[2002]第15号裁决书》,认为“申诉人(陈伏清)与被诉人(W酒店)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申诉人属因公负伤,被诉人应负担其法律责任和经济补偿责任。”裁决由W酒店支付陈伏清住院治疗费、工伤津贴、伤残补助及抚恤金、工伤后期治疗费等共计297289.59元。经过一年多揪心的等待和不懈的奔走,可怜的打工妹终于看到了一丝光明。

    【 本案评析 】
   本案的案情并不复杂,谁是谁非一目了然。但隐藏在案情背后的一些现象却发人深省:为什么一个普通打工妹的索赔之旅如此艰难?在某些唯利是图的商家眼里,对他人的生命和健康难道就那么地漠然置之?一些行政部门如此草率认定和滥用职权令人震惊……这一切都在我们的身边静悄悄地发生着。也许你对这一切都能熟视无睹,认为这不过是现实生活中难以避免的阴影,但一旦这种事情发生在你或者你的亲人身上,你还能如此漠然,如此超脱,如此镇定自若吗?要知道,疯长的杂草不及时翦除,它就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人的庭院里……

  该案虽然以打工妹陈伏清的胜诉而告终,但赔偿何时能够到位仍是一个未知数--就在10月18日仲裁庭开庭的当天,陈伏清及律师苦苦等候一上午,W酒店仍拒不到庭,甚至于在仲裁员打电话催促其到庭时还叫嚣:“本地人怎么去帮外地人?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如此态度令人震惊!不得不让人对今后的执行之路忧虑重重--

  女孩,我们祝福你,更祝福正义得到伸张、良心得以发现、法律得以胜利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