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律师某案件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张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我会见了被告人,认真查阅了案卷,现依据事实与法律向贵院提出相关辩护意见,敬请贵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利:

一、本案盗窃既遂的数额应是3588.48元;转化为抢劫的数额应为3千余元;其余不足1万元的电缆属于数额较大的盗窃未遂。
1、因电缆过重,被告人拼全力先将价值3588.48元(公安卷88页)的84米电缆线转移至厂外的“鸟车”上,此时,被告人对这部分电缆已实际控制,依法构成数额较大的盗窃罪(既遂)。
2、凭借被告人一人的力量,每次翻墙进去转移的赃物数额应基本相当,故当被告人再次返回作案现场转移电缆时,发生的抗拒抓捕而转化为抢劫罪所对应的赃物数额应为3千余元,依法构成“数额较大”的抢劫罪。
3、当被告人再次返回作案现场转移电缆时,就被早已埋伏在此的厂保卫科的5位工作人员抓住,也就是说,在被告人转移了第一批电缆后,余下的电缆自始至终就没有脱离厂保卫科5位工作人员的合法控制,被告人根本不可能占有、控制电缆(见公安卷第30、34、35、37、38、41页),实际上被告人对已盗窃既遂的价值3588.48元之外的其他电缆的盗窃行为无法且最终是根本就不能得逞的。
根据《刑法》第23条规定,本案被告人在着手实行犯罪时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属于数额较大的盗窃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

二、在力量明显悬殊的强大暴力攻击下,被告人出于本能的挣扎行为难以成立转化型的抢劫罪。
在被告人再次爬入工厂围墙准备转移电缆时,被早已埋伏在此的厂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发现,被告人当时只是想逃跑,黑暗中,慌乱的被告人双脚掉进水沟内,其中一只鞋子当场失落(见公安卷55页),5位工作人员抓住被告人后,用警棍等对其猛烈击打(见公安卷18、29、31、32、35、38、39页),当时被告人只是抱头求饶,而无任何还击之力。当被告人勉强挣扎爬起后,5位工作人员仍没有停止对被告人的猛烈击打。 5位手持棍棒的壮年男子一拥而上对付赤手空拳的被告人(见公安卷第31页)[其在2006年6月的一次车祸中左大腿受伤,被植入10个钢钉,因无钱手术至今钢钉仍在体内(见公安卷第91页、见证据三)],双方力量实属显著悬殊,此5人完全不必要用此巨大的力量,况且在被5人用棍棒强烈击打过程中,被告人的头部被打开裂2处,于当日在医院缝合8针(见公安卷18、32、39、91页);造成其左大腿、左小腿、背部等多处软组织挫伤;右手食指指甲变形,在当时生命、健康受到突如其来的剧烈侵害时,被告人先是抱头哀求他们不要再打了,混乱中,后出于人求生的本能进行挣扎,对5位工作人员无任何故意实施暴力进行伤害的主观心态,此赤手空拳、无意识的动作,在力量明显悬殊的强大暴力攻击下,出于本能的行为,不能简单地将其看作是为抗拒抓捕而实施暴力的行为,结合本案而言,被告人并没有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难以构成转化型的抢劫罪。

三、具有从轻或减轻处罚的酌定情节。
1、始终如实供认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认罪态度良好,具有悔罪表现。
在归案后,被告人已经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能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无翻供表现,认罪态度、悔罪态度好,愿意接受处罚,改过自新,具有从轻或减轻处罚的酌定情节,完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恳请贵院在对其定性、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与采纳。
2、系初犯、偶犯,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系初犯、偶犯,从没有其他违法犯罪记录,平时表现一贯良好,是一位中共党员,曾在1997年、1998年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见证据一);2008年、2009年度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村主任(见证据二),在此之前从没有做出过违法乱纪的行为,只是在本案中系一时冲动,盗窃电缆属于偶然犯罪,从犯意上说是临时起意,这说明其主观恶性较小,具备通过教育改造,重新做人的客观基础,依法可以酌情对其从轻处罚。
3、犯罪后赃物已全部追缴,对社会危害性较小。  
被告人犯罪后,赃物已全部追缴并发还给受害人(见公安卷第90页),未对受害人造成实质上的经济损失,且其已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犯罪行为,认罪伏法,对社会危害性较小,具有可改造性。

四、因人体损伤程度鉴定结论直接关系到对被告人的定罪与量刑,所以对易某等3人所作的鉴定因明显早于规定时间,故导致对鉴定结论的合法性、真实性存在疑问。
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以下简称标准)规定:对于损伤当时的伤情确已达到轻伤以上程度,但医疗尚未终结,未到鉴定时限,尚无法确定是否构成重伤的,因处理案件需要,可以先出具轻伤的伤情检验报告书,待条件具备时再出具正式鉴定书;对于影响面容的损伤、致肢体或组织器官功能障碍的损伤,应根据治疗后的结局评定损伤程度,鉴定时限以医疗终结或损伤3个月为宜。而易某等三人在2010年1月30日受伤,刘某等二人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结果在2010年2月3日便早早出来;易某2010年2月3日还在湘潭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见公安卷第31、40、41页),其人体损伤程度鉴定结果在2010年2月5日就做了出来[在对被告人的讯问笔录中,侦察员也谈到了在易某伤情稳定后再对其做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见公安卷第22页)],为什么不能按照《标准》的规定时间对易某等3人作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因人体损伤程度鉴定结论直接关系到对被告人的定罪与量刑,所以对易建辉等3人所作的鉴定因明显早于规定时间,这不得不使人对鉴定结论的合法性、真实性存在疑问!
综上,根据刑罚均衡的原则,希望贵院在定罪、量刑时充分考虑其法定、酌定情节,从既要打击惩罚犯罪又要教育改造罪犯的刑罚目的出发,给被告人一个悔过、改造和重新做人的机会。

此 致

岳塘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 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
                                  张 念 律师
                                  2010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