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不容亵渎


   

 

                                                   

承办律师: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 张重实律师

 

  【 本案背景 】
   这是一桩在全省范围内较有影响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也是湖南省高级法院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反不正当竞争的典型案件。受原告湘潭市某化工厂的委托,我所主任律师、该企业常年法律顾问张重实律师担任本案一审、二审的代理人。

  【 案情简介 】
   被告赵某和何某系湖南湘潭某化工厂(以下简称X厂)技术人员,在工作之中,利用职务上和技术上的便利条件,逐步收集掌握了本厂“2-氰基-4硝基苯胺”(简称一氰)生产的有关工艺流程、技术参数、工艺配方等关键技术。一九九二年七、八月间,赵某、何某等根据已收集掌握的技术,在湖南岳阳某钒厂进行了生产一氰的小试,并拿出了样品。意欲在该厂从事技术转让和技术服务。后因该厂资金不足未成。此后赵某得知河南安阳某染料厂(以下简称A厂)寻找一氰技术的信息后,即去电与该厂联系。一九九二年九月,A厂约赵某在河南郑州见面,洽淡一氰技术转让问题。在此之后,A厂几次派人前来湖南湘潭、长沙,与赵某、何某会面,验证有关一氰技术的图纸和资料,考察二人的履约能力及洽谈技术转让等问题,约赵何二人去A厂。一九九二年十一月,赵何二人前往河南安阳,与A厂签订了“技术转让协议”。此协议约定赵某、何某向A厂转让300吨/年一氰的沸腾床(又名流化床),连续化、成熟、安全、可靠的生产技术及全套的技术软件(包括催化剂);负责培训操作人员和现场的指导、安装。A厂向赵、何支付技术转让费11万元,提供来安阳设计、安装、试车期间的食宿、交通费,并保证为赵、何的技术转让严格保密等。

  协议签订后,赵、何依约向A厂提供了一氰生产所需的图纸资料、工艺流程、技术参数、催化剂配方等关键技术,并为该厂培训操作人员和指导设备安装等。在一九九二年的下半年,赵某利用本厂在湘潭船舶厂定做“流化厂”设备的机会,通过在该厂工作的同学沈某。复制了本厂多套该设备的图纸备用。九三年三月在帮助A厂在湘潭某冷作厂定做此设备时,提供了整套图纸。九三年四月X厂发现这一事实后,会同行政机关将此设备拖走,并支付冷作厂部分设备款。A厂以此为由,扣留了已答复退还X厂原租赁设备的押金19万元。此后在A厂的要求下,赵某即带流化床图纸交A厂自己制造。一九九三年五月,在赵某、何某等人的直接参与下,A厂试生产一氰成功,拿出了符合国家标准的一级品和优级品,具备了批量生产能力,进行了生产。在此期间,A厂向赵某、何某支付了技术转让费5万元,二人各实得1万8千元。还为赵某、何某支付食宿和往返湘潭--安阳等地的全部差旅费。

  【 律师观点 】
   一 、一氰技术成果的使用和转让权属于原告X厂,被告恶意串通,侵犯原告技术权益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1、一氰技术成果的使用权和转让权属于原告。

  一氰技术成果是国家六五科技攻关项目,获得多项国家级和部级奖项。在以国家科委攻关局和化工部科技局为甲方、原告X厂为乙方的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合同中规定:“一氰项目成果的所有权属国家,首制权属乙方。”“本项目科技攻关成果须征得甲方同意方可推广给其他生产企业。”“乙方可以向由甲方同意推广的生产企业签订技术转让合同,并取得技术转让费。”因此,一氰技术成果的使用权和转让权属于原告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2、被告赵某、何某无权转让原告的职务技术成果,其转让行为非法侵犯了原告的技术权益。

   赵某、何某作为原告X厂的职工,均未参与一氰技术的任何研制和改进工作。但他们在工作中,有获得一氰整个设备图纸和掌握一氰全部工艺条件的便利。他们利用自身的条件取得所需的一氰工程技术资料后,在岳阳某钒厂验证了资料的准确性和自己掌握一氰技术的程度。在进行了上述准备后,赵何等人以被告A厂为对象进行了一氰技术转让。

  赵、何二人作为原告X厂的职工,不仅没有转让单位职务技术成果的权利,而且根据他们与单位签订的技术保密合同还负有对单位职务技术成果保守秘密的义务。所以赵、何二人非法转让一氰生产技术侵犯了原告的一氰生产技术成果的转让权。

  3、被告A厂觊觎原告一氰技术已久,明知一氰技术是原告持有的职务技术成果而与被告赵某、何某恶意串通,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早在赵、何二人向A厂非法转让一氰技术之前,A厂就派人找到此成果的主要研制人,企图获取此技术,但被断然拒绝并正告:一氰技术是原告持有的职务技术成果。同时有关证据也表明了A厂明知一氰技术是属于原告技术权益。至于流化床被扣事件的发生,则更让A厂无法推卸“明知”二字。而其与赵何二人恶意串通、非法受让一氰技术成果、侵犯原告技术权益的事实则是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二、被告的侵权行为约原告造成重大损害,并有害于科技进步。

  由于被告的侵权行为和随后而为来的低价销售一氰产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使得原告X厂不得不减少产量,设备生产能力闲置近50%,不得不降低价格,损失惨重。被告的侵权行为在给原告造成重大损害的同时,也有害于科技市场的法律秩序和科技进步。本案中原告花费八年时间、投入巨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开发研制的科技成果,被他人如此轻易地非法占有,试想如果侵权者不受法律追究的话,以后谁还有积极性进行科学研究?

  三、被告之间签订的技术转让协议应当认定无效;被告A厂应当停止侵害,不再进行一氰生产;被告对原告的损害,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技术合同法》第二十条规定: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技术合同无效。

  在本案中受让方A厂不属于善意第三人,明知转让方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仍然与之订立技术转让合同并继续履行合同,以至与转让方恶意串通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应当对侵权行为负连带责任。本案形成锁链的证据材料,无一不证明被告A厂对原告X厂侵权的明知和故意。被告赵某、何某和被告A厂应依法承担自己行为的法律后果,停止侵害工赔偿因此而给原告造成的损害。

  四、被告A厂非法扣留原告的款项应当退还。

  司法部门扣留A厂在湘潭定做的流化床是制裁侵权的合法行为,在被告侵权的大前提下,A厂以此为由扣留应付给原告的款项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应无条件退还已承诺退还的全部款项。

  【 本案结果 】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潭中经初字第32号民事判决书就此案作出如下一审判决:

   1、A厂不得继续以X厂的工艺技术进行一氰产品的生产销售,并不得扩散此技术。
   2、赵某、何某、A厂向X厂连带赔偿收益损失15万余元。
   3、对赵某、何某非法获得的“技术转让费”5万元予以收缴,上交国库。
   4、A厂向X厂返还设备租赁押金19万元。
   ……
   本案受理费由三被告承担。
被告A厂不服判决,于一九九五年二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六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湘高经二终字第10号民事判决书就此案作出如下终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本案评析 】

  代理律师通过艰难的调查取证,从主张技术转让合同无效入手,进而分析共同被告侵权行为的表现方式,侵权民事责任的构成,以及共同被告的责任分担,将共同被实施不正当竞争、恶意进行技术侵权,造成原告合法权益遭受重大侵害的事实在法庭上展露无遗。一审、二审法院均采纳了律师的正确意见,一致判决被告承担技术侵权的民事责任。律师的成功代理,及时遏制了专有技术的继续扩散,不仅使侵权人立即停止侵害,而且使侵权人受到了上缴非法所得、赔偿损失等严厉制裁。至此,委托人的技术秘密以及与技术相关的财产利益得到了极大的维护。